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耳口乡 > 法规文件 > 其他有关文件 > 正文内容

红色家书

索引号:/201805-46344 信息类别:其他有关文件 发布机构:贵溪市 耳口乡 生成时间:2018-05-16 11:05 信息名称:红色家书 【字体:

凤笙大嫂并转五六诸兄嫂:

本月初在唐村写寄给你们的信,绝命词及给虎、豹、熊诸幼儿的遗嘱,由大庾县邮局寄出,不知已否收到?

弟不意现在尚留人间,被押在大庾粤军第一军军部,以后结果怎样,尚不可知,弟准备牺牲,生是为中国,死是为中国,一切听之而已。

现有两事须要告诉你们,请注意。

一、你们接我前信后必然要悲恸失常,必然要想方法来营救我,这对于我都不需要,你们千万不要去找于先生及邓宝珊兄来营救我。于、邓虽然同我个人感情虽好,我在国外,叔振在沪时,还承他们殷殷照顾,并关心我不要在革命中犯危险,但我为中国民族争生存,争解放,与他们走的道路不同。在沪晤面时,邓对我表同情,于说我所做的事情太早。我为救中国而犯危险,遭损害,不需要找他们来营救我,帮助我,使他们为难。我自己甘心忍受,尤其需要把我这件小事秘密起来,不要在北方张扬,使马二先生知道了,做些假仁假义来对付我,这对于我丝毫没有好处,而只是对我增加无限的侮辱,丧失革命者的人格。至要至嘱(知道的人多了就非常不好)。

二、熊儿生后一月即寄养福建新泉芷溪黄荫胡家。豹儿今年寄养在往来瑞金、会昌、于都、赣州这一条河的一只商船上,有一吉安人罗高,二十余岁,裁缝出身,携带豹儿,船老板是瑞金武阳围的人,叫赖宏达,有五十多岁,撑了几十年的船,人很老实,赣州的商人多半认识他。他的老板娘叫郭贱姑,他的儿子叫赖连章(记不清楚了),媳妇叫做梁照娣。他们一家人都很爱豹儿,故我寄交他们抚育,因我无钱,只给了几个月的生活费。你们今年以内派人去找着,还不致于饿死。

我为中国革命没有一文钱的私产,把三个幼儿的养育费要累着诸兄嫂。我四川的家听说久已破产,又被抄没过,人口死亡殆尽,我已八年不通信了。为着中国民族就为不了家和个人,诸兄嫂明达,当能了解,不致说弟这一生穷苦,是没有用处。

诸儿受高小教育至十八岁后即入工厂作工,非到有自给的能力不要结婚,到三十岁结婚亦不为迟,以免早生子女自累累人。

叔振仍在闽,已两月余不通信了。祝诸兄嫂近好!

 

弟   伯坚

三月十六日于江西大庾
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 [关闭窗口]
分享到: 更多

主办:贵溪市人民政府  承办单位及维护:贵溪市经济信息中心


推荐IE9以上版本,分辨率1024*768